“走廊醫生”蘭越峰用一種極端的方式拋出了“過度醫療”的問題,這也讓綿陽的醫療系統陷入輿論漩渦。省兩會期間,在綿陽團的討論會上,“走廊醫生”昨日成為熱議話題。
  談到醫患關係的惡化,提到病患對醫生“過度醫療”的質疑,省人大代表、綿陽市人民醫院心功能科兼內一科主任凌雲數度哽咽,讓其他代表動容,綿陽市中心醫院骨科主任王軍甚至當場失聲痛哭。
  多位代表建議,政府應加大醫療投入,建立醫療風險第三方賠付制度,降低醫院醫鬧風險,讓醫生靜心診療。
  現場
  談醫患關係
  醫生覺得委屈
  雖然“走廊醫生”蘭越峰的事早在兩年前就在綿陽醫療系統傳開了,但媒體的報道無疑讓這一事件進一步發酵。現在,綿陽的街頭巷尾,老人、小孩都知道了“走廊醫生”。作為人大代表,又是蘭越峰的同事,綿陽市人民醫院心功能科兼內一科主任凌雲拿起話筒時,全場目光也集中在了她身上。
  凌雲並未迴避,她先說了她對這一事件的看法,“醫院有嚴格的管理流程,從績效和工作流程上看醫生沒有亂開檢查單的動機,媒體反映的情況並不完全真實”,目前衛生部的相關調查組已經介入調查,她無意再多評判。
  她更想說的是這件事帶來的影響。“這事以後,病人對醫生的不信任感更盛了”,最近,凌雲也經常被病人問到“這個檢查會不會是過度醫療哦?你們醫院就愛搞這個。”她只能把病情說了又說,然後把做不做的權利交到病人手上。
  凌雲覺得委屈,“原本是一個救死扶傷的職業,現在卻全無成就感”。說到這,她的聲音有些哽咽。她聯想到近期國內多起醫鬧和傷醫事件,“一個個醫生就這麼倒下了,現在下班我們同事間問好的方式都已經換成‘又過了一天,我們還活著’”。這或許有些誇張,但這種調侃卻滿含心酸。
  凌雲的眼睛緋紅,數次低頭剋制想哭出聲的衝動。
  凌雲說話的時候,綿陽市中心醫院骨科主任王軍的眼眶也有些紅了。雖然已經發過言了,但待凌雲說完,王軍又一次搶過了話筒,“這個醫患關係的問題,我太有感觸了,我再說兩句”。
  王軍的感覺是,“只要病人在醫院去世,不管問題出在哪,都找醫院鬧,還有專門的醫鬧公司,幫著鬧,這都搞成產業了,醫生的日子太難過了,全無職業成就感”。
  他回憶起了5·12汶川地震時,他三天三夜不下手術台,腳上全是血泡,襪子都脫不下來的救援場景,“我的許多同事都和我一樣,為了搶救生命,什麼都不顧”。說到這裡,他的聲音突然啞了,話筒隨後沒了聲音,他捂著頭痛哭起來。會場陷入了一分多鐘的沉默。
  建議
  建立醫療風險第三方賠付制度
  王軍的失聲痛哭更多是壓力的體現。
  昨日下午,面對記者的追問,他仍然一度紅了眼眶。王軍說,“走廊醫生”被報道後,他的朋友也時常調侃他:“原來你們醫生那麼黑啊,沒病也能診出病來”。最讓他受不了的還是病人們的不理解。“現在但凡要交錢的時候,病人就覺得是在亂收費”,也有病人直接抬出“過度醫療”的帽子來威脅。
  作為科室主任,王軍也常常聽到同事們的抱怨。最近同科的一個醫生就攤上了事,“一位手臂骨折的病人好了後總還私下找他要錢,說因為他的問題,現在手臂功能恢復得不夠好。這位醫生為了息事寧人,不把事情鬧大,就賠了1萬。誰知過段時間又來,這次要兩萬”。
  王軍說,類似這些問題都應該建立一套法制,如果是醫生的問題應該嚴肅處理,不是醫生的問題,相關司法機構應該介入,“不能總讓醫生全部來承擔醫療風險。這樣,會讓醫生覺得越來越沒有職業成就感,越來越丟掉工作熱情”。王軍呼籲,政府應該加大醫療投入,加強醫療人才的培養,解決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讓醫生重塑形象。
  凌雲則認為,醫患關係的法制化建設是解決醫鬧的關鍵。醫鬧越演越烈,問題出在“小鬧小賠、大鬧大賠”的原有解決模式上。她認為,應該在原有的醫療糾紛調解機制上由司法部門牽頭建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承接醫療糾紛的調解與賠償。通過嚴格的核查,是醫生和醫院的問題,就應該嚴肅處理,如果不是醫院的問題,司法部門應該介入阻止醫鬧。此外,她也建議,政府牽頭,有關部門儘快研究建立和完善醫療事故責任保險,醫療意外保險、醫療風險保險等相關制度。引入保險機制,對醫療意外和其他醫療風險實行第三方賠付,化解醫療風險,讓醫生靜心診病。
  聲音
  醫療機構,應加強檢驗結果互認
  接過他們二人的話題,綿陽市游仙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田榮華認為,“走廊醫生”提供了一個機會,讓人反思醫療衛生體制改革,他相信大多數醫生都是盡職盡責的,但為什麼還有這麼多醫患糾紛,他建議,醫療機構應加強檢驗結果的互認,同時,應建立第三方獨立評估機制,把醫院、醫生從醫療糾紛中解脫出來。
  成都商報記者 汪玲 攝影 蒲濤  (原標題:談及“走廊醫生”綿陽團醫生代表落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q86xqxaqu 的頭像
xq86xqxaqu

黃貫中

xq86xqxaq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