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青幹部們,被叫成了“上海青”——就是上海最常見的、歷經霜打愈見甜味的小白菜品種
  ■本報記者郭泉真 孔令君
  行前萬沒想到,此次高原採訪,最“痛苦”的竟然是——笑。
  十天,六縣,海拔三四千米。記者親身體會,空氣稀薄,嚴重缺氧,行路得走太空步,說話“不敢高聲語”,放聲大笑真的會氣喘甚至胸悶。加上風吹日曬,嘴角開裂,多少次忍不住要笑的時候卻下意識捂住嘴。然而,幾乎從見到這批上海援青幹部們的第一天起,記者就被洋溢在這群年輕的上海幹部身上的 “革命樂觀主義精神”所打動。魏巍在《誰是最可愛的人》一文開頭寫道:“在朝鮮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東西感動著。”記者在果洛的每一天,也確實被一些東西感動著。而援青幹部們聽了這話,嘿嘿樂過,認真地說:都一樣,上海援建全國各地的幹部都一樣!
  確立標準,功夫花在細微處
  青海果洛,上海援建第四年,十七條漢子第二批。今後條件也許會好得多,但眼下,機場、公寓、高速公路……都在建設中。第二批從去年7月起的這三年,正是功夫花在細微處、細微之處見精神的“建章立制期”。極細瑣卻極關鍵,堪稱另一種“萬事開頭難”,需要高明的溝通藝術、大量的耐心付出。而這第二批援青幹部們,從說幾句話總會嘻嘻笑起來的領隊李峻,到年紀最長、再累講話也永遠中氣十足的秘書長李國球,再到其他十五人,活脫脫就是一支高原快樂小分隊。他們個個清楚任務艱難,但也個個清楚使命重要:這是在黃河源頭的果洛高原,為當地發展建起發展經濟的“標準”。相比項目援建、資金援建、人才援建,這種“理念援建”最難以對接、落實和操作,卻可謂東部援建西部大戰略最核心意義之所在。
  半年不到,大李、老李和“小伙伴們”,拿出了一整套25頁39條詳細的 《上海市對口支援青海省果洛州項目管理實施細則》。資金怎麼管,工程怎麼管,表格怎麼填,都有章可循了。
  很快,青海省對口支援辦的領導得知後,頗覺及時且可行,其他援青省市“可複製、可推廣”。
  一位達日縣當地幹部,說出了自己理解的“上海理念”——“手續要齊、資料要全、做事要細”。
  採訪十天,記者聽到最多的字眼,一是“青海和上海”,或者,“上海和青海”,說得多了,順了,乾脆就把援青幹部們,叫成了“上海青”——就是上海最常見的、歷經霜打愈見甜味的小白菜品種。海拔4000多米的果洛高原,蔬菜少而珍,偏就有了17位“上海青”幹部。有人開玩笑說,初來“耳目一新”,現在“越看越愛”,快要成“上海親、上海情”了。記者最常聽到的另一句話,便是上海人做事的細緻與規則。“你們上海人真是細緻噢!”聽說記者來了,班瑪縣的幹部夏紅梅沒自我介紹,就湊上來說了這麼一句,同時睜圓了眼睛點點頭。她去過上海,她描述起高樓大廈和一旁整潔有序的菜場,“嘖嘖嘖!要向上海人學習,學理念找差距。”她說,若不是細緻規範,建不起來,也管不好。
  下到縣裡,點點滴滴做規範
  “上海青”們剛來的時候,還有人怨他們:“哪有這樣檢查工作的!”去援建的工地檢查,非得爬進去看看,樓梯的水泥澆築方法對不對,腳手架有沒有斜撐,外立面用的材料行不行,甚至學校教室多了道門檻,也要指出來……尤其是建章立制,起初有人嫌“上海男人”太麻煩——上海幹部管工程,要求 “資料管理”、“程序管理”,從立項、可行性研究開始,一直到招投標、每月進度、驗收質保,足足20多項都要備案,一個工程的資料要裝滿整個檔案盒。而之前,一個縣的項目資料,歸檔的不過寥寥幾張。
  就是為了加強力量,第二批援青幹部,特增了3位在果洛州發改委、財政局、住建局分任副局長。長寧來的王駿宏,父親去年中風,母親今年查出胃癌前不久做了全胃切除,孩子還小,可他堅持在高原上,至今僅有一次請假回家,說起話來總帶著微笑;嘉定來的朱德興,人稱“阿德哥”,話不多,都精辟,一開口常是冷笑話;青浦來的浦浩良,小鼻子小眼睛頗帥氣,人稱“可愛的上海男人”,總笑眯眯地眯著小眼睛,和“阿德哥”、秘書長一起把大伙逗得樂不可支。 下轉◆6版
  (上接第1版)但是,他們“三劍客”每次下到縣裡第一件事 “看資料”,全都臉色嚴肅極端認真。一點點手把手,一頁頁做規範,一天天建制度。如今,記者聽到,果洛幹部嘴上也掛了新詞,從“上海青”這兒學的,叫“程序化管理”。
  堅持標準,關鍵處從不含糊
  一路行來,記者頗敬佩的一點是,“上海青”的整個團隊,無一人訴苦、無一句抱怨。而在堅持“上海觀念”、建立“果洛標準”時,又會毫不猶豫地講出一連串的“不肯”。比如,一些地方有老觀念:“房子建好就行。”建一所幼兒園,上海援建部分資金,縣裡自籌了資金,省里又批了部分資金,結果浴室造好了賬目卻糊塗了。上海幹部“較真”,沒審計報告不行,幾番催促,為此還特意大清早找了正晨練的審計局長。又如,一些地方有小心思:“大幹快上。 ”爭取到資金就好。可上海資金管得緊,而且“不給面子”——某縣幾番上報了一個水源地項目,上海請了第三方專家評審,發現選址不佳,“那就是不行! ”
  上海援青工作聯絡組組長、果洛州委常委、副州長李峻,抓起事來毫不含糊,強調最多就是“提前規劃”。上海幹部有要求,援青項目都要來自基層,要自下而上,傾向於真實的民生需求,不重覆、有重點。
  最大意義,在於觀念的激活
  果洛州州委書記林亞松曾說過:“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前沿,我們期待對口支援能促使果洛地區幹部轉變思想觀念、拓寬工作思路,幫助我們培養出更多開拓創新型人才。 ”而今,記者此行最後一站的久治縣委書記宋積珍說:上海援青給我們的最大意義,在於這些資金和項目的具體實施過程中,帶來了認識上的提升、觀念上的激活,是一個撬動的支點,是一場思想的震動!
  這隻是記者經歷的十天,卻也是他們如常的十天。
  明天,就是他們援青的一周年。
  (原標題:“上海青”高原立起“果洛標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q86xqxaqu 的頭像
xq86xqxaqu

黃貫中

xq86xqxaq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